中国和美国在法律体系上有哪些明显的差异?各有何优劣?

谢邀。这其实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题目,至少是一个本科毕业论文的深度,如果往细了说,我想可以说一天一夜。所以我就捡一些我认为比较突出的点。欢迎共同讨论。
首先,摆明我的观点,即任何司法体系的建立都是为政体服务的,且中美两国的司法体系在对比上没有优劣之分。下面开始讲正题。
应该都知道美国是三权分立制度,即行政、司法、立法。行政权力的代表是总统,司法权力的代表是法院,立法权力的代表是国会。从这就看得出来,我们的法院在体制里的地位和美国法院在美国的地位是根本没法比的。所以,这就能说明美国的司法制度更好吗?当然不是。因为还有这个大重点,美国使用的英美法系,即判例制,我国大致沿用的是大陆法系制度,即成文法。(ps我好像法理老师上身了)就这么说吧,咱们的法官判案的时候看法条是怎么规定的,他们看以前的法官都是怎么判的。所以你说1+2和a+b哪个大?所以,没有可比性。
好啦,下面讲几个例子。我本人最欣赏的就是宪法在美国司法制度中地位,不怪有人说美国宪法是exe文件,我国宪法是txt文件。大概就是这种差距。其中一个表现就表现在我国宪法的不可诉性,即任何人无法因为自己的宪法权利受到侵害而提起诉讼。别问我为什么,就是不行。有兴趣去看看美国宪法前14个修正案。(手动微笑)
然后就是美国法庭的辩论制度,尤其在交叉质证环节,几乎可以决定一个案子的最终结果,我想在法庭上舌战群雄应该是每个法学生都有过的梦想,当然这种当庭辩论对律师的能力和法官的职业素养要求都是很高的。而我们的庭审以及最后的判决结果几乎只由证据作为主要影响因素,显得有点无聊…还有让人爱恨交织的就是美国司法对于程序正义近乎变态的追求。即使证据清晰的指向事实且不存在伪造等可能,但是一旦取证手段违法那么证据将失去效力。比如说,警察在没有搜查令的前提下搜查了嫌疑人的住所,因为侵犯了嫌疑人的隐私权,即使获得有利证据,该证据同样无效。枉顾程序正义,反而会将自己陷于不利局面。
有一点,我觉得我们的司法体系和法学研究还是值得肯定的就是借鉴。很多人说,就是抄呗,其实要想抄的适合自己真的不那么容易。学术界有一种说法就是我们的学术理论通常是三手货,第一手德国,第二手日本,到了我们这已经是第三手了。我前面就说到我们是接近大陆法系的,也就是说官方并不认为我们就是大陆法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们几乎吸收了英美和大陆两大法系的各自内容。取长补短,虽然难免小毛病不断,但总体运行平稳。
再来,就是量刑问题。其中包括一个有点敏感的话题,死刑。美国是联邦制,各州除宪法外可以制定自己的法律,前提是不违宪。只有少数州有死刑,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搜一下一个问题:作为一名法官,最后判决宣布死刑是怎样一种感受?里面有很多很好的论述。再就是一个问题,美国的诉辩交易。由于大量的刑事案件给监狱等执行部门带来巨大的压力,因此诉辩交易就此产生,简单的可以概括为破财消灾,跟我国的刑事谅解和调解类似。这其中就涉及到很多公平与效率之争,有人认为罪犯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也有人认为节约了社会资源给予受害人或者家属更实际的赔偿。
其实每个问题都可以深入的展开探讨,但是手机码字真的好累啊,忙了一周脑子和身体也都是超负荷运转啊,所以如果想起来什么就再继续加,有什么说错的地方欢迎大神批评指正。就酱。

说一个我个人认为的重要程序性差异:诉讼模式的不同。美国更重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而中国更偏向职权主义诉讼模式。我个人对刑事诉讼几乎没什么了解,所以只说民事诉讼。

美国的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即以诉讼双方在诉讼程序中起主导作用,从事实陈述、到取证举证,都必须由诉讼双方来完成。法官更多地是作为一个裁判的角色,对于双方的你来我往进行胜负的裁决和判决,但是作出判断的基础只能是当事人双方所主张的事实,而不能主动进行额外的取证和调查。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法官面对明显的事实不明或者证据缺失,全然不能作为。在进入实际审理之前,当事人双方要经历很长一段关于各类动议(motion)的拉锯战,法官有时候会在裁决中提及他所认为的事实尚不清晰处,机智的律师应该可以读懂提示,进而主动完善自己的证据链。

至于法律的适用是否也只能由当事人双方提出,个人稍微存疑。在我初到法院实习时,法官助理告诉我,在双方提供的memo中有引用案例的情况下,不需要进行额外的legal research,只需要基于双方提出的案例判决和法律分析拟写裁决草案即可。但是,我也遇过双方都完全没有引用任何法律依据,只是洋洋洒洒地叙事抒情,这种情况下我简单地进行了基础的research,基于最基本的法条和案例作出了拟裁决,被法官采用。比较搞笑的是,在当日听证辩论上,裁决支持的一方直接引用了我使用的案例判决作为自己一方立场的法律依据,听着小哥充满信心的语气,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而中国的职权主义诉讼模式,更多地赋予了法官调查取证的权力,法官居于主导地位。因此在法官审阅案件材料后,如果对于其中的一些事实存疑,有权主动进行调查取证,从而引导案件的进展方向。并且,法官也更加积极地履行调解职能,主动促成双方的和解。在国内法院实习的时候,外出取证算是一件乐事,可以从繁琐的打杂(T.T)中脱身,搭车出去兜个风。不过我只参与过向银行和工商局取证,出示了证件就轻松拿到了需要的材料,不知道法院会不会向个人取证?

感谢大陆法系的成文法,中国法官对于自己庭内案件涉及的法条往往是了如指掌,不必翻法条就能直接报出是第几条,裁决书和判决书中往往是直接引用相应的法条,无所谓当事人是否提出该条。

个人看来,美国的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更加能够保证法官的客观性,并且能够充分发挥双方当事人的作用,通过双方的充分对抗和交叉质询,尽可能地还原事实。但是这样的制度极大地依赖律师的水平(至于没有律师靠自己的当事人基本可以直接跪了orz),而且也会在一来一往的拉锯战中消耗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导致的逻辑基本上就是谁更有钱,谁的律师更好,谁的案件结果就更好。相应的,中国的职权主义诉讼模式更大地法律了法官的办案经验,能够弥补某一方律师或者当事人的不足,但是由于法官深入介入事实查证中,更容易产生主观偏见。

至于具体到实体法上的区别,我越了解,越感觉其实真的差别不那么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