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法官很懂法律,那律师有必要存在吗?

谢邀,

说三件往事。

第一件。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周末在单位,突然来了一位陌生客户。客户和我们在一家写字楼办公,看到水牌楼下有律所,就顺便下来咨询一下。

客户是一位大哥,攻城狮,收入不菲。大哥有位太太,太太有了外遇。

于是两人因此感情不和,就分居了。太太主动出击,在大哥的家里提前放了一个用过的避孕套,然后自导自演带着亲戚、家人来“捉奸”,从床下面翻出了这个避孕套。大哥百口莫辩。

本来谁出轨其实不重要,左右都是离,但是太太的父亲,也就是客户的老丈人是个很倔的老头,听说姑爷欺负自家闺女非常气愤,老爷子于是天天跑到客户单位大闹。

于是客户的领导找客户谈话,暗示他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只好辞退他。

我和律所同事老王一起接待了这位客户,他的诉求比较特殊的地方就是重点不在于离婚,而在于保住饭碗。我灵感来了(反正啥也不懂),给了客户一个建议,咱们提一个“停止侵权行为”的民事诉讼,被告是老先生,这样就算没达到劝退目的,至少也可以给领导一个交代:你看我都把对方起诉了,这总算是够诚意了吧。

客户自己劝不走老人,比起离婚他更担心丢掉工作,所以觉得我的建议甚好。

我这边赶快和老王一起电话请来了律所的领导,领导过来和客户谈了一个小时,收了两个案子,离婚加上这个民事侵权案。后来客户的工作保住了,之后的几年我们经常在电梯里遇到,互相打招呼。

第二件。

还是实习期,来了个史女士,在王府井买了个可以俯瞰故宫的大豪宅,交了50万定金,后来不想要了。客户预约到律所咨询,在来的路上。我把案情汇报给领导。

领导(就是上面收案子的那位)说,小徐,你说说这个案子怎么办?

我给领导说:

我觉得我们签了协议就得履行,说不要了我们违约,定金恐怕拿不回来。

但是如果就这样说,那我们也没办法收费了,所以咱们得想个法子帮客户退钱。

法律上我们可以退钱有几种情况:

第一,客户的房子五证不全,合同无效,我们可以退房。

第二,开发商把房子抵押出去了,没有告知我们,我们可以让开发商双倍返还定金。

领导笑笑说:你这些都没有根据的,还得做调查,其实有个更简单的法子,你再想一想。

自己想是很难想的出来的,不如干脆等着看领导怎么收这个案子。

后来发现打法很简单,先陪客户去告诉对方,我们要买这个房子。然后按照认购书和开发商去签正式的购房合同。谈合同的时候提一些条件,开发商肯定不愿意答应(开发商很强硬,合同一个字也不让修改)。再基于双方不能就正式的合同达成一致告到法院,返还定金。

50万定金,收了10万的律师费。不到一年功夫就把50万拿回来了,客户挺高兴。

第三件,

不久前一个地产圈子的好朋友给我介绍一个客户,买了商住房要求退房。按照合同约定,这种你情我愿的交易,没有什么理由退房。好朋友把客户介绍给我,我再把客户安排给律所的律师接待,律师再把案子分配到承办律师手里。

这个客户是比较挑剔的那种客户,一有点小事就会到朋友那里抱怨。

第一次抱怨,客户是抱怨我们律师做的事情和她做的事情一模一样,肯定没用。

做什么事情呢?投诉,到建委、房管局、规委这些地方投诉开发商的商改住、违规销售等等违规操作。她的意思是这些她之前都投诉过。她希望聘请律师之后,能立刻、马上给她退房,可是承办律师却表示案件难以预计,所以她觉得请不请律师都一样。

朋友给我说,我就去案件群了解了一下整个案情,听承办汇报了工作,发现承办律师其实已经给客户都解释过了:投诉都是为了接下来的诉讼做铺垫。告谁?告政府,行政不作为,没有依法对开发商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虽然客户也会投诉,但是他不知道投诉无效之后还可以诉讼。

承办给我说,我给朋友说,朋友再给客户说,这样传了一圈,客户才不吭气。

第二次找我,仅仅间隔两周,开发商答应给客户退房了。这个案子比我们预想的办的顺利,固然不错,反过来客户那边也很高兴,激动地请两位承办律师吃了个饭。

三件事说完,请问大伙,这三件事里面,我提法官了吗?

固然法官很专业,能判案,有些案子确实有法官就够了。

而律师在法庭上确实也有很多作用,比如很基本的,不请律师,你自己上庭你说什么啊?不请律师,如何立案。不请律师,准备哪些证据。律师的价值在于这些经验,能够让整个审理过程更加顺畅。等等。

除了以上这些,我觉得还有一个角度,也很重要:

法官可以决定一个案子怎么判,

但是,律师可以决定一个案子怎么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