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丢掉的法律常识

我的好朋友小a,前段和自己网上认识的男朋友分手了,本以为是和平分手,两人各有各的路,互不相欠。谁知,过了没一周,男方发来一条千字长的短信,痛骂小a说她是绿茶婊,说她欺骗了自己的感情,小a非常生气,但得到我们的宽慰之后,她再也不想与此渣男有来往,并坦言倒“谁没有在年轻时遇到几个渣男啊”就这样,这事就算完了,可是有过了一周,渣男居然怨气还未消,又找到了我们学校的贴吧,各种恶言恶语诋毁诽谤小a。小a忍不了了,也不想再忍,于是我陪小a找到了我们学校的公安科,向警方咨询了一些维权手段,警方其实也没提什么建设性的解决方法,只是给我们了一个渠道,让我们直接打110,然后我和小a便拨通了110的电话,陈述了一下情况,结果110的警方觉得这案子太小,不值得立案,该说如果实在想找人,他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当地派出所的电话,我和小a便又拨通了这个电话,这次,电话那头咨询了小a的情况,问了一大堆他们觉得对办此案有用的信息,最后说了一大堆,还是得出一个结论,此案太小,立案太难,对待此事,所长给小a的建议还是对此置之不理,忍气吞声,或者就是继续等着,直到渣男再次诋毁他,只要小a收集到足够的证据,就可以上诉。小a挂了电话,我调侃她,这么小点事,居然还问警察?小a不以为然答到“我每次不论丢了什么东西,被人偷了什么东西,我都会报案,不管他们管不管,但这是我该享有的权利”一时之间,我恍然大悟,从小也不知道是谁影响的我,凡事遇到事情,我的理解就是,能把事搞小,一定不会搞大。所以,即使自己受点委屈,或是被人诋毁,我都用忍气吞声的方法来处理,因为我怕事,而且我总是对我们的司法,立法,执法存在质疑,我总觉得我的问题,他们搞不定,他们总会一个推一个,而得不到实质性的解决方案,可是经过小a这件事后,我才明白,有些权利是我该享有的,我不能让他白白丧失,不管怎么样,我应该学会维权,学会保护自己,我不是软柿子,哼。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