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M如何优雅地在美国找到对口工作?

文章:孟小洁(律师)

出处:闲话移民

找工作,不是那些有很多年经验且已经落实好回国出路的LLM;也不是针对毕业后想回大陆或者去香港工作的LLM;更不是来美国玩一圈镀个金,然后就回国继续过逍遥日子的LLM。这里想分享的内容,是对于刚毕业或工作不久的LLM,想留在美国从事法律工作的。

这不是一篇求职建议,更多是一篇见闻感悟。分享一些见到的、听到的,聊聊一些常见的纠结。过去的时间里,自己和身边人也经常会探讨这些问题,有时候也会被问到这些问题。距离本科毕业已经十年,或许再过十年,又有不同的感悟。把这些想法写在这里,一方面是给自己毕业十年的一个纪念,同时也希望对的文字碰到对的人,擦出些火花,能像当年土兔网上的有些文字照亮我一样。

 

关于法学院期间要提高成绩、拓展社交的指导,网上已经有不少,也很详细实用,这里就不再重复了。这些帖子大多数是在美刚毕业的朋友写的。这个时候的指导,特别有利的地方是一些细节尤其详细,包括哪里有招聘会(东西部各一次给LLM的),如何准备考Bar等。可能的不足是,关注的内容会有些局限,比如,更集中在谁拿的起薪有六位数,身边有哪个牛人拿了Global Pay等。

 

从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会发现,上面这些固然是择业时候重要的考量因素之一,但并非全部。

 

1法律界的势利眼:从事什么法律更高级?

这里先不谈工作要不要追求高级感。刚毕业的学生想要更酷炫的工作,是上进心的体现。我们就先来讨论下什么是法律业的高级。 

在国内的时候,可能大家都有所耳闻法律界的鄙视链。有人觉得做并购上市的律师最高大上;有人觉得做诉讼才是法律的精髓。如果是国内一些排名比较靠前的法学院毕业,周围同学在知名律所从事商业非诉业务的可能比较多,也很自然觉得这是法律界的“高级”业务。

 

这里想探讨下,法律业务“高级感”到底是什么,是否是由业务领域决定呢?

 

如果你去跟一个路人说,这个律师从事并购上市的业务,厉不厉害。路人可能有点懵,最多不明觉厉。但是如果你跟路人说,这个律师是帮阿里巴巴做并购业务的,那全中国人民一定都会觉得这个律师超厉害。所以,这里的关键词不是并购,是阿里巴巴。同理,不管你是一个做婚姻法、专利法、劳工法、地产法、人身伤害法,还是XX法的律师,只要你的客户是五百强公司,或者如马云这样的个人,你就是大家眼里超厉害的律师。所谓母凭子贵,律师凭客户贵,这就是世俗层面高级感的源头,和业务领域无关,和服务对象有关。

 

不过,从专业的角度看,服务对象知名,其实并不必然导致业务难度最大,所以上述这只是世俗层面的高级感。专业层面的高级感,来源于案件的影响力。同样是做并购上市,如果你是第一个发明某种交易结构,将其付诸实践的律师,那就是真高级;或者碰到一个全新的问题,建设性创造性地解决了,那也是高级。做诉讼的律师,代理一个案件,创造了一个判例,对相关领域的法律演变产生了影响,那也是真高级。只是这些具体的技术性细枝末节很多并不为外人所知。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种专业上的高级,听起来好难啊,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做到与否是一回事,有没有这样的想法是另外一回事。正所谓,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在笔者眼里,这就是法律人的诗和远方。

 

LLM择业的时候,要考虑到美国法律体系和中国的不同。首先,美国法律的细分领域多如牛毛,一个你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细分领域,就可以养活无数的律所和律师。比如,劳工法、税法、地产法、家庭法、人身伤害等,都有很广泛的群众需要。其次,每个细分领域内都有一片广阔的天地,有诸多法案、法规、判例。每个领域都有分分钟创新的可能。

 

商业法本身是很有趣的领域,法律上的结构设计对客户的交易影响重大,做成了以后成就感满满。如果对此感兴趣,从事商业法是很好的选择。如果选择商业法只是因为身边人都那么选,那么不妨放飞自己的想象力,尝试不同的课程,发掘自己的兴趣,了解更大的世界。尤其是没有工作经验的LLM,不受之前经验的限制,没有所谓的沉没成本。

 

2内推/海投/社交:什么方式找工作最有效?


很多人说LLM在找工作上最大的短板,是错过了给JD的校招机会。有道理,但这或许也是一个自我安慰的谎言。一个国际学生从LLM项目毕业,即使能够参与JD的校招,能多大程度上提高LLM找到工作的比例,笔者对此深表怀疑。

 

让我们对自己诚实一些,找工作难不是因为毕业于LLM,而是因为英语语言表达能力不够、工作经验缺乏、文化隔阂未消除。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有工作经验的印度籍LLM更能在美国找到工作,或者连LLM都没有的爱尔兰姑娘能找到律所工作。

 

不论是内推、海投、还是去Social,不诚实面对国际学生找到美国工作的上述拦路虎,并且有效扬长避短,即使有了JDJSDPhD也未必能找到工作。

 

如何扬长避短呢?那得首先自我剖析自己的“长”是什么,“短”是什么。

 

国际学生,尤其是只读一年的LLM,对自己要有一个合理的预期,那就是在一年时间内,是不可能把自己变成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的,要接纳自己的这一点。

 

很多刚到美国的人不接纳自己,从一上岸开始,就想着怎么要撕掉自己FOB的标签。这不仅是徒劳的,而且不健康。因为会很快气馁,发现自己怎么用力好像都不对。渐渐自我否定,自信降低。

 

适应一种新文化,原本就需要时间。这是自然规律。与其拔苗助长,不如稳扎稳打,并且好好享受文化冲撞的这个过程。日后回头看,才会意识到这段跌跌撞撞探索新文化的时期,承包了自己多少温暖回忆和笑点。

 

接纳不代表固步自封,在接纳的同时,可以多多尝试体验不同的事物,提高自己的上述能力。可以给自己定一个合理的小目比如:语言能力不影响自己的基本表达,别人来对话能有个体面的反馈而不是傻笑;对当地文化礼仪基本了解,不至于每次大家都在笑的时候自己只能慢两拍尬笑。这就是“避短”。

 

但这只是根据“木桶理论”补上了短板,而只补短板,是无法让自己与众不同的。很多LLM或者国际学生觉得自己的长处就是会中文。确实是。但是会中文的人也不少,甚至很多非华裔的人都在学中文,并且说得挺溜。如果一家美国公司要个中文翻译,那找专职翻译无疑更专业,干嘛还非得找个法律学生。

 

这个时候,就要回到LLM到底是什么这个基本点上了。LLM是有了第一个法律学位以后,要继续深造而获得的advanced degree美国人读JD,那是没办法,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第一个法律学位。而国际学生能读美国学生JD毕业了才读的LLM,是因为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法律学位。但是很多时候,LLM的国际生好像都忘记了这回事一样。而且LLB要读四年,JD才读三年。所以,我们中国的LLM受的法律训练并不比一个美国JD少,甚至还多,完全没必要妄自菲薄。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有点阿Q。中国的法律本科是用中文上的,能和JD的英文教育一样吗?没错,英语语言可能一上来比不了美国学生。但是法律的思维方式、研究能力,这些是不分语言的,是可以转换的技能。

 

可能有人又说,我觉得在中国读法律本科也没学到什么法律思维。

 

那这是你的问题,不是LLM的问题。想要通过LLM一年,来补足本该在法律本科四年中掌握的技能,当然会更辛苦。所以要读LLM的,更要抓紧在本科四年中训练自己的法律思维,提高法律技能本身。

 

很多人觉得法律行当是靠语言吃饭的,其实法律更是靠思路吃饭的行当。语言再优美,思路没跟上,仍然不是好律师;语言虽粗糙,话糙理不糙,仍然可以是优秀的律师。如果两者兼有之,那可能就是名垂青史的大律师大法官了。

 

内推、海投、社交,都是找工作的渠道。每个渠道都可能有效。但究其本质,是要通过这些渠道,向对方展示自己的法律思维能力,并且可以运用到实际操作上。与此同时,还会中文,并且日常和同事客户相处沟通无障碍,那么就更有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候选人。否则,机械地投再多简历,或者认识再多点头之交,都是枉然。所以,与其钻研捷径,不如好好先练内功。

 

如果上面这点听起来还有点抽象,那么你不妨试想,有人问你:是在图书馆、酒吧、还是上百合网更容易遇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你一定觉得很怪。因为遇到心仪另一半并不直接和这些方式相关,而有很多其他因素。就算亲戚朋友介绍了相亲对象,不合适就是不合适。所以过分推崇“内推”,或者过分推崇其他某种方式,有点偏离了主旨。

 

在“扬长避短”的前提下,内推、海投、社交都应该尝试。只是,不要碰到一个学长就觉得人家该给你介绍工作,参加一次聚会就想着邻座给你一份工作。当然,这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如果抱着这个目的去,心态则过于饥渴,人也会比较焦虑。

 

所以,如果能在校期间就开始找前辈聊天、参加社交活动,就应该尽早开始。一方面,在校期间离正式毕业找工作的焦虑还比较远,自己心态更容易放轻松;同时,对方知道你是在校生,对方也没有压力,更愿意以一个过来者的身分分享。

 

3有了感兴趣的领域,如何向这个方向努力?


也许有LLM学生觉得,即使我通过上课学习,找到一个感兴趣的法律领域,我一个默默无名的外国在校生,怎么进一步去了解呢?

 

千万不要低估他人的善意。笔者非常感激自己当时学校的Career Center,把Informational Interview这个概念带给我们。所谓Informational Interview,并非正式面试,而是跟前辈了解从事该行业的真实状态,知道某份工作的日常究竟怎样。

 

不知道美东的情况如何,根据笔者个人经验,美西的律师,很多都非常友善。笔者在校期间给一些比较知名律所的律师发过邮件请求Informational Interview,本以为大部分可能会石沉大海,但其实不少都有回复。有的甚至非常热情地邀请还是学生的我去他们旧金山的办公室,带着参观办公室,给我看她用的工具书,告诉我每天她都在干嘛;也有笔者极其景仰的移民法律界泰斗,特地留了30分钟面谈,展望了未来几年移民法律行业的走势,感觉醍醐灌顶;更有一位知名美国所的合伙人,正在中国出差,还特地兼顾了时差跟笔者通话,从中国业务聊到洛杉矶和上海不同的生活状态;还有后来成为笔者老板的律师,电话里回答了当时我纠结的一些问题,让我更坚定去走自己选择的道路。

 

笔者当时还好奇地问了他们一个傻气腾腾的问题:您的日程那么忙,怎么就同意抽时间来跟我通话了?有的律师听了哈哈大笑,说看到笔者简历里参加的一个协会,就是他当年创立的,感觉很亲切,也想知道这个组织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有的律师说,想到自己起步时候的迷茫和不易,当年多希望有个律师能指导自己,现在希望自己可以帮到后来人。

 

当时联系他们的时候,笔者也偷偷抱着期许,也许,他们会给我介绍一份他们律所或者朋友律所的工作。但更多的,是真心想了解他们的领域,他们的日常,他们的个人经历。工作后回头来看,他们的时间是如此宝贵,而他们愿意花这些时间,跟当时我这样的学生后辈无私分享、指点迷津,我深深感激、无比荣幸。没有获得工作机会,也获得了弥足珍贵的经历。

 

当然,也有律师不回复,或者婉拒的。考虑到律师忙碌的工作状态,不回复或者回复没时间,简直太正常。正所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算命先生喜欢说人有“命、运、势”。做好我们能做的一切就是增加自己的“势”。但是最后结果如何,还要看命和运。这不是完全可以自己掌控的,却也正是生活本身惊喜和有趣的一面。

 

面试过中国LLM的美国同事曾经跟我笑言,中国应届LLM的履历看起来一模一样:在国内做非诉或者法院实习若干月,加上LLM期间修了商业法的课程。如此标配,完全无法区分甲乙丙丁。笔者也问过几个LLM的年轻学生,有没有在LLM期间参加课外活动?为什么没参加课外活动?

 

很多学生说,要在法学院看书上课已经很忙碌,没有时间。

 

这个时候,不免想起鲁迅先生的话,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意挤,总还是有的。至少,容纳一项活动的时间肯定是有的。如果觉得看书上课已经用完了你全部的时间,那恐怕是打开方式不对。这个时候,检查自己的方法,可能比投入更多的时间更有效。

 

刚毕业的同学,对“感兴趣”的理解,也很值得玩味。有的同学会在面试的时候,表示自己对某个领域一直有兴趣。但是,被问到为什么没修这方面的课,或者参与相关的活动,却答不上来。只能说,没有实际投入的所谓“兴趣”,都是耍流氓。

 

更常见的是,声称自己对某个法律领域有兴趣,也修了相关的课,但是被问到为什么对这个领域感兴趣,却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有兴趣。那也是很无奈了。

 

还有关于考哪里执照的问题,也可以结合自己的志向多花时间想想,做些调研,不要盲目随大流。比如,有LLM学生在加州上的学,表示兴趣和志向是在加州找娱乐法工作。当时笔者想,那妥妥的是要考加州Bar了,却大跌眼镜听他说要去考纽约Bar。问及原因,要么是说纽约Bar容易,要么是说大家都考纽约Bar所以也打算考纽约Bar。原来你为你的法律兴趣,都不愿付出考一个Bar的努力,让人如何信服?

 

有些同学总想找“容易”的路去走,但是如果一上来一切都选择“容易”的路,那就会发现后面的路越走越窄了。

 

4服务华人同胞,该骄傲还是烦恼?


LLM的毕业生,还常常纠结的一个问题是,要不要去华人所。

 

首先,纠结的前提得是你有至少两个以上的Offer,分别来自华人律师开的所,和非华人律师开的所。如果不存在,那就节省一些时间,不要为这样无中生有的事情烦恼了。

 

其次,要不要去华人所就是一个伪命题。所有的法律毕业生,肯定都想去更优秀的律所,与更优秀的同事一起工作。华人律师中,各个细分领域都有非常优秀的律师;非华人的律师也是。所以,在找工作的时候,侧重点仍然应当放在细分领域是否是你感兴趣的,律师本身的业务素养如何,而不是老板是否是华人。

 

当然,也许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前提假设就是“华人所”不够高级。为什么呢?因为“华人老板”在一些华人心目里,就是无良老板的代名词;华人所意味着服务的客户以华人为主,仅仅服务华人,不够高级。

 

华人移民美国的历史相对较短,由华人一手打造的律所也不可能像很多本土所那样历史悠久,确实有些在管理上没有那么成熟。但是,作为一个新手律师,跟从优秀的律师总是可以学到很多,不分族裔;同时,也不要因为贪图“容易”而去华人所。因为,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律师,在哪里都不会容易。

 

此外,除了嫌弃华人老板的情绪外,还有另外一种情绪,那就是嫌弃华人业务。

 

这件事情如果放在早几年或许还可以理解,但是放在连好莱坞都追着中国钱跑的现在,则有些莫名其妙了。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市场对于美国的很多领域都有很大的吸引力。在别人追着中国市场跑的时候,我们自己反而嫌弃它,这不是一个怪现象吗?

 

初到美国的新移民,或者留学生,有身份认同的焦虑很多。只不过,很多第一代移民都还没意识到这么个概念。在美华人内部的身份焦虑有多严重呢?那就是,作为顾客,以不请华人为自己服务为荣耀;作为服务提供者,以不服务华人为自豪。

 

之所以本能抗拒做和自己文化相关的事情,内在心理是不想被标签化,因为自己来自中国而不得不做和中国相关的事情。有时候走到另一个极端,试图拒绝做任何和中国相关的事情,来拿掉这个标签。

 

殊不知,在美国社会,或者任何社会,如果不先接纳自己,是无法获得他人尊重的。这里的关键词是“不得不”。你自己到底有没有选择,这件事情只有你自己最清楚。退一万步说,如果真的到了不得不的境地,是先做好手头的事情,还是怨天尤人,也是不同的人生选择。

 

当然,如果纯粹从文化体验的角度来看,想不限于华人的律所,服务不同的群体,跟随不同的老板,有一些不同的体验,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时代不同了,华人老板的业务,也未必都是华人业务;非华人老板派给你的活,很有可能也是华人业务。即使老板是华人,参与各种行业活动,与各种背景的律师交流,业余参与各种活动,都是可以文化体验的方式,不是非得通过工作这一个途径。

 

归根结底,法律是为人服务的。同样的法律知识,不论是商业法、劳工法、专利法、家庭法、人身伤害法还是其他,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才是更重要的事,而非执着于客户或老板是否是华人。做成功一个案子,不论客户是哪里人,如果能在工作中感觉到专业有精进,思维上有挑战,都是非常棒的体验。

 

还想提一下的是,总见到有法律毕业生感叹说,找不到工作,那只好去做移民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调调,都忍不住联想到“玩够了,找个老实人嫁了”的论调,两者简直异曲同工。作为一个移民法律师,笔者只想奉劝这些同学,别把移民法当“老实人”,“老实人”未必欢迎你。

 

可能这起源于不少法律毕业生觉得自己是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才做移民业务的。什么会没有选择呢?很多就是因为当时贪图所谓的“容易”,比如随大流考了纽约Bar,而自己又不在纽约,从事不了州法层面的法律事务,只能从事联邦法层面的事务。那最常见的就是移民法了。

 

于是,移民法律界就存在了一个“不快乐的LLM”群体。很多LLM毕业后虽然在美从事移民法相关业务,却总觉得做移民委屈了自己。这种瞧不起自己工作的态度,就跟将就着和老实人结婚一样,容易造成不幸如果你确实不喜欢移民业务,建议重新评估一下,是否要留在这个行业内。如果想离开,那么先尽早考出一个当地的法律执照,或者搬去纽约州从业。

 

作为法律人,如果命运的安排让我们接受了中国至少四年的法律教育,又接受了美国的法律教育,又恰好在一个位置可以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自己的同胞在异乡解决一系列的问题,为什么却要以服务华人同胞为耻呢?

 

讲述纽约唐人街华人银行的纪录片《国宝银行:小到可以进监狱》,今年入选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单元提名。故事本身讲的是孙家和美国政府叫板,拒做替罪羊的故事。里面的男主人公,即国宝银行的创始人ThomasSung,在片中说到自己开银行的初衷,让笔者很是感慨。

 

Thomas Sung在开国宝银行前,也有自己很成功的事业。开国宝银行的初衷,是希望能够帮助唐人街的第一代华人移民尽早实现自己的美国梦。因为新移民的信用记录很少,到一般的美国大行可能贷不到款,国宝银行的存在,就是帮助这些新移民尽早贷到第一笔款,去购买自己的第一栋房子或者第一辆车。

 

Thomas Sung还说道,有些新移民生活过得好了,渐渐搬离了唐人街,也可以去附近的大行贷到款了,不再回到国宝银行。他很高兴他们现在有了更多选择,也很高兴自己是贷给他们第一笔款的人。

 

同样的道理,作为能讲中文的律师,当第一代华人移民在语言受限、人生地不熟的时候,能够提供适合他们的法律服务给他们,让他们安心开启美国的生活,这是作为律师的荣幸;如果他们有更多选择,不一定要选一个会中文的律师的时候,也替他们高兴;而如果在那个时候,他们仍然愿意把我介绍给他们的朋友、家人,华人的非华人的,那将是我非常骄傲的时刻。

 

5结语:对自己的真实


电影《无问西东》里,有这样一幕:

 

梅贻琦:“你的物理学是不列,而英文学和国文学都是满分,如此天资,当初你为什么不学文科?而偏要念实科(理工科)呢?”

 

吴岭澜:“因为最好的学生都读实科。”

 

梅贻琦:“你求学的目的是什么。”

 

吴岭澜:“我只知道不管我将来做什么,在我这个年纪,读书,学习,都是对的。我何用管我学什么,每天把我自己交给书本,就有种踏实。”

 

梅贻琦:“但是,你还忽略了一件事,真实。人把自己置身于忙碌当中,有一种麻木的踏实。但丧失了真实,你的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

 

吴岭澜:“什么是真实?”

 

梅贻琦:“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你慢慢想,转系与否那都是小事……”

 

愿这篇文章的读者,都能拥有,对自己的真实。

(本文属于作者孟小洁律师原创,律栋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公众号:
xianhua_immigration )

搜索:Best-Law-School,关注我们,

关于法学院申请的一切我们知无不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